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我爱酒吧 > 上海酒吧 > 正文

兰桂坊与犹太人传奇

发布日期:2020/7/12 8:09:05 浏览:36

最近,在各地出台的新一轮促消费政策中,“培育夜间经济”一词频频出现。北京、上海、天津、重庆等城市纷纷制定或出台了相关政策,提出要建立夜间经济示范街、地标型夜市,致力于点亮“夜的黑”。“夜经济”逐渐成为推动城市经济增长的新动力。

一提及“夜间经济”或者“夜生活”,很多人第一时间都会想到北京的三里屯、上海的新天地、南京的秦淮河夫子庙、香港的兰桂坊、澳门的威尼斯人等等。这些地方,往往代表了一个城市、一片区域的时尚风度,最后形成时尚指标。

如今,随着“尝鲜”的人快速涌入,快速失去兴趣,生意火爆的夜店同样会面临难以持久性吸引顾客的问题。谁能制造持久魅力,谁将真正赢得夜店市场,其中冠以香港“兰桂坊之父”名号的德国裔犹太商人盛智文即为其中翘楚。

单枪匹马闯香港

盛智文这个名字虽因兰桂坊被广为人知,但他初到香港是做成衣外贸生意的。盛智文出生于德国雷根斯堡。母亲在医院工作。七岁时,父亲去世,母子俩移居加拿大魁北克生活。盛智文10岁就开始做兼职赚钱,早晨送报,休息日在餐厅打零工。16岁的他就成为学校第一个拥有敞篷车的学生。盛智文一直很有创业精神,尽管是班里的尖子生,但他后来离开学校,去了一家内衣公司,在仓库工作,后来在加拿大最大的服装制造公司求职成为了一名销售人员,主要负责从香港进口女性时装到加拿大。

卖了几年女装后,他决定自己创业,开始寻进口路子。所以19岁时,他创办了一家名为JumpforCharlie的公司,从香港进口女式毛衣,到第一年年底,他就稳赚了第一桶金100万美元。后来从会计师口中得知他必须缴纳50的税,另外还要缴纳公司税,扣掉各种税后就只剩下了42.5万美元。后来他得知香港税率仅为15%,而那个时候也是香港纺织业发展的黄金时期,于是1975年他决定移居香港,闯出一片天地。

到达香港后第二年,盛智文成立了自己的成衣贸易公司Colby,成为首个从中国采购服装并出口到加拿大。1978年,中国改革开放以后,不少香港制衣厂看到了内地更为廉价的原料和劳动力成本,纷纷迁至内地。盛智文也开始考虑在内地采购成衣,经香港销往海外。那些年,香港已经有很多贸易公司和工厂,但是内地才刚刚开始,所以Colby刚成立的时候,四处向内地寻求不同的合作工厂。1982年,盛智文在湖南长沙开设了第一间办公室。80年代的中国内地很少能够看到外国人的身影,盛智文所到之处总会收获好奇的目光,尽管面临出行与通讯不便,但盛智文依然对中国充满好感。

Colby是首批从中国采购服装并在韩国,台湾和菲律宾开设办事处的供应链管理公司之一。上世纪80年代,Colby将其客户群扩展到美国,在世界各地建立了30个办事处。上世纪90年代初,Colby公司开设了一个硬件部门和一个产品开发部门,并向客户介绍了先进的通信技术。由于这些变化,Colby在1990年代初经历了巨大的有机增长,发展成为香港第二大贸易公司。2000年底,Colby被出售给其主要竞争对手利丰集团。

夜店之王崛起史

要说香港的不夜城,非兰桂坊莫属。很多人听过兰桂坊大名,知道它是香港名气最大、最富特色的酒吧区,也是香港最热闹的夜生活消费场所,但却并未有机会真正接近它。在一些人的故事里,兰桂坊是一段只属于香港的记忆,它的变化,伴随着香港70年代到90年代的潮流文化更迭,一步一步发展成今天取悦你的样子。而让这条宽不过20米、长不过300米的小巷享负盛名的,正是犹太商人盛智文。

先前兰桂坊是一条短小、狭窄、名不见传的斜坡小巷,基本被花店、肉摊、亚麻和刺绣桌布仓库占据。那个时候,七十年代的香港人还生活在各种保守的中西文化传统之中,年轻人要想去酒吧嗨一场就只能选择半岛酒店或者希尔顿的酒店夜总会,亦或是湾仔的娱乐中心。兰桂坊这一带到了夜晚只是漆黑一片。而一个名叫GordonHuthart的年轻人嗅到了不一样的气息。他从70年代流行的disco文化中得到灵感,决定要创办一家disco酒吧,名字就叫DiscoDisco(DD)。埃及的装修风格,大胆的派对创意,还有上流名人的加持,更加速了兰桂坊的发展,同时使它成为了一个国际闻名的同性恋者集中地。

不过,兰桂坊的真正崛起在DiscoDisco之后。受到DD启发,加之当时盛智文在经营贸易公司时,会经常招待国际性设计师和买家,但餐厅选择有限,大多数高档餐厅都在大酒店里,气氛很正式,要求男士穿衬衫打领带。基于西方周末狂热(SaturdayNightfever)的文化海啸,盛智文决定建立一个可以让世界各地的人聚在一起的地方。

1983年,盛智文开了加州酒吧(CaliforniaBar),初期还兼卖成衣。这是一家时髦餐厅,后来变成了一家热闹的俱乐部,大约在那个时候,Zeman把万圣节的传统带到了香港。加利福利亚餐厅,正式开启了香港的兰桂坊酒吧文化。

80年代的香港经济腾飞,文娱产业欣欣向荣,当时很多明星都是加州餐厅的常客。盛智文从东京寻找灵感,发现由于底层的租金太高,东京的餐馆和酒吧大多在办公楼的10楼,于是盛智文就买下了整幢大厦。从加州餐厅开始,盛智文逐步向这条街道的业主收购业权,很快他就成为了LKF最大的地主,之后引入不同风格的酒吧餐厅。2010年大厦翻新,新加州大厦被认为是兰桂坊“重生”的标志。香港最著名的酒吧及餐饮区在他手上诞生,盛智文由此获得了“兰桂坊之父”的称号。

在盛智文眼里,兰桂坊不仅是娱乐场所,他更是体现了香港文化中的开放与包容。盛智文希望将这种文化带到上海、成都和海口内地。2009年他在内地的首家“兰桂坊”落户四川成都,而后的几年里,兰桂坊在海口、无锡、上海均有布局。今年,兰桂坊集团与西安正式签约,总投资高达100亿,占地约900亩,无论是占地还是规模,都创造了兰桂坊在内地的投资之最。兰桂坊在开发打造一个项目的时候,希望融合当地的文化特色,迎合本地人的追求。盛智文如是评价兰桂坊的新机遇:“中国经济正在从出口导向型向消费型转变,我相信兰桂坊的定位会非常契合这个大时代。”

被《福布斯》评为“米老鼠杀手”

除了是“兰桂坊之父外”,那么他也算是海洋公园的“再生之父”。他独有的思维及创新的管理,一直成为香港很多企业家的模范。当年,香港海洋公园连年赤字,加上迪士尼公园已经破土动工,有人建议关闭海洋公园并拍卖土地。2003年,时任特首董建华赏识盛智文的能力,曾多次致电邀请他出任香港海洋公园的主席。最终第六次电话时,盛智文要求去现场看看。

当时的海洋公园路面破损,油漆剥落,正在赔钱,员工制服看起来像是20世纪50年代的,但位置很棒。从那里可以俯瞰深水湾,是香港的一颗宝石。世界上没有足够的钱来重建大自然给我们的一切,最终盛智文接受了这项工作,并迅速在世界各地寻找经验丰富的首席执行官,最终与马德里的华纳兄弟公园管理者TomMehrmann合作,共同组建了一支由当地人和美国人组成的团队。随后改变员工制服,升级设施和餐厅,引入新娱乐项目。

盛智文不是一个羞于抛头露面的人。经验告诉他,成为一个品牌代言人是有回报的。他经常会组织一些活动迎接万圣节新年等节日。注意到中国游客喜欢水母,他开了一个以万圣节为主题的水母景点,并装扮成水母出席了新景点新闻发布会。他还积极推动香港地铁接入海洋公园,为主题公园提供配套支持。2003年-2014年,盛智文分文不取出任海洋公园董事会主席,因业绩打败迪士尼乐园而被成为“米老鼠杀手”。

从对海洋公园的一无所知到成功将濒临倒闭的海洋公园起死回生,并成为亚洲最具人气的海洋主题公园之一,盛智文成为了娱乐帝国之王。后来,他也涉足了澳大利亚阿德莱德的克莱兰野生动物园的重建计划,力图将其变成世界级的自然目的地。

发掘科技产业

盛智文在创新方面做得很好。他表示,尽管香港在1997年推出八达通卡(一种可充电的非接触式智能卡)时展现出了早期的技术前景,但自那以后,香港变得自满起来,相反,内地取得了巨大进步。他在寻找创新合作伙伴方面,要求创始人自信、拥有强大的团队和与众不同、畅销且可扩展的产品。

Metta是一个旨在将企业家和和创业社区走得更近的新平台,是吸引盛智文的典型项目。他看到了火花,进行了投资。最近的另一笔投资是对总部位于香港的眼科服务提供商C-MEREyeCare的投资。该公司于2018年1月上市,上市一周内股价飙升逾四倍。另外他还任阿里巴巴企业家基金董事会成员,成为技术的倡导者,旨在支持那些希望利用阿里巴巴生态系统在电子商务、物流、移动平台、云计算和金融服务方面提供的资源的企业家的愿望。

总结

盛智文博士在香港扎根生活了40多年,其核心业务包括拓展广泛的房地产投资组合、娱乐业务,游戏,创新科技,私募股权投资以及商业、休闲和媒体企业的多元化管理。今年他开始进军泰国产业,和李嘉诚儿子李泽楷在普吉岛附近泰孟小镇,开发一座五星级酒店和豪华别墅项目,盛智文还被泰国官方网站尊称为“普吉岛第三大富豪"。

盛智文不仅仅见证了香港回归中国以来的社会经济平稳发展和繁荣安定,他还加入了中国香港籍,成为了港人的一份子。作为外国人在港发展的成功典范,盛智文也获得了这座城市的认可,先后被委任为特区政府及多家公营机构的政策顾问,2011年获香港行政长官颁发大紫荆勋章(GBM),以表扬他杰出的公众及社区服务,特别是他对旅游业及文化发展的重大贡献。

最新上海酒吧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