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我爱酒吧 > 上海酒吧 > 正文

上海的夜市江湖,平凡真实的市井人生

发布日期:2020/6/11 1:02:25 浏览:126

来源时间为:2020-05-06

上海的夜市江湖,平凡真实的市井人生

2020-05-0619:24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超大

标准

MORE城读

关注

原创 More城读

傍晚6点半,夜幕降临大学路,沿街的店铺渐次亮起星星点点的灯,餐厅里的谈话声和餐盘碰撞的声音宣布大学路进入夜间模式。白领们繁忙的一天结束了,而这里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700米大学路,沿街有40多家咖啡馆、创意餐馆和酒吧,桌椅在花卉与绿植中露天摆放,人们临街而坐吃饭喝酒聊天,或靠着落地玻璃看着窗外的灯火,品味着小资情调的夜生活。

如今,这个城市里,诗情画意市井里弄样样都有,就只缺少了一点快意江湖的烟火气。就像纪录片《人生一串》说的,没了烟火气,人生注定就是一段孤独的旅程。

1

天堂

有人说,逛夜市是认识一个城市的最好方式。对于上海而言,夜市是它的另一张面孔。在夜色的衬托下,它透着神秘,却又是那么接地气。

曾几何时,上海的“草根夜市”人气爆棚——彭浦夜市吃烧烤,铜川路上炒海鲜,寿宁路上大啖小龙虾,昌里路的夜排挡……它们不是豪华饭店的珍馐,而是藏匿于市井的夜排挡,被世人唤作“黑暗料理”。熟悉上海夜市的朋友,一定知道临汾路。这个集小吃、购物于一体的夜市,熙熙攘攘程度并不亚于南京路,甚至逼走8条公交路线,因此有网友戏言,这里是“彭浦新村南京路”。夜晚九点半左右,小贩们陆续躲猫猫般露脸了。马路上,货物、行人、喇叭声开始热闹起来……刚恍过神,夜市突然间就开始了,这里俨然变成了另一个世界。

“城管”被摊主们称为“黑猫”。“黑猫”注视着提早出动的摊主们,认真坚守着最后的巡逻。10点钟,夜市开始。远远望过去一串串灯泡,走进人群中一不小心就对冲的人流,各种摊头挤得满满的,吃货们一路走一路吃。女生们,则在淘淘衣服配饰家用小物件;也有人儿单单夏夜暑气消散后的扎闹猛……微弱的灯光下,时常浮现年轻的身影。

上海本土美食文化专家小宝记得,在上世纪90年代前后,先是华亭路、接着是襄阳路夜市,都曾经盛极一时。不仅周边居民常常在这里宵夜,甚至吸引了更远的市民来这里消费。“那时候,外地来的一帮朋友,甚至老外朋友,我都带他们来这里宵夜。”小宝回忆,大家吃着小吃,喝着啤酒,海阔天空地聊着天。

“对我来说,夜幕下的五角场是一个很特别的地方,是小时候接触外面世界的重要窗口。90年代初我在读初中,放学后只要有空,我常跟几个玩得好的同学去逛五角场夜市。那时候五角场蛮热闹的,小摊贩夜排挡扎堆,朝阳百货还是当时五角场最大的商场,到了夜晚商场关门,就是另一个世界:门口有很多摊贩,挂满了各种时髦的衣裳。朝阳百货旁边有家新华书店,门口有有好几家卖卡带的摊头,摆在几个固定的位置,这是我们最为流连忘返的地方。摊位很简单,就一只大木箱子,上面摆一个木头盒子,几十盘卡带整整齐齐地排列着,不是卖那种正规引进的,而是翻录过来的,里面的歌几乎跟香港那边同步的,连正规店里都还看不到的。我记得很清楚,那种卡带封套是彩色的,里面夹的歌词虽然是复印的,但很清晰,每一盘磁带上都标着TDK的字样,拿回家塞到Walkman里,音质还蛮好的。摊主就坐在木箱子后面的矮凳上,吐着烟圈、翘着二郎腿,眯着眼看人来人往。那个年代课余的休闲活动单调又贫乏,对于年少懵懂的我们来说,夜晚这个世界可能没有白天的繁华,但一定有你所渴望的东西,可能是自由,也可能是天堂。”这个生于斯长于斯,没离开过杨浦的小张叙述起过往,眼中竟闪烁出一丝亮光来。

2

烟火

白天的时间是属于公司、老板和客户的,只有夜晚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走出写字楼,你会不经意被隐藏在角落的路边小摊吸引,升腾起的漫天烟火和隔壁的钢筋水泥格格不入,却燃起了心中最温暖的一角。

“下了夜班,饥肠辘辘,周围店铺都打烊了,只有谈阿姨还开着,吃上一碗现做的葱油拌面,配一块炸猪排之后再回家,才算一天结束。”严先生说。如果说起小吃夜宵怎能缺少炸猪排,懂经的老饕们又怎么能不知道铜川路上的谈阿姨炸猪排呢?每天“昼伏夜出”,没有醒目招牌,极小一扇门面,谈阿姨和她的“小厨房”就安安静静藏在万镇路沿街,白天走过路过容易错过。说是小店,不如说只在灶台旁放了几个座位,全开放式,还要容纳油锅、煮面锅全部的家什,有点螺蛳壳里做道场的感觉,所以一般很少有人堂吃。挤坐在逼仄的空间里,脚下踩着遍地的油腻腻,也觉得很美味。

作为最早的网红,早到还没网红这个概念的时候,谈阿姨就靠一块炸猪排叱咤了一条街区,每天会有众多的顾客慕名前来排队,不仅养刁了附近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胃,甚至吸引浦东的食客驱车赶来。一句老规矩,一听就是常客,老板心领神会食客的喜好。为此谈阿姨的女儿还特意开通一个微博为“铜川路炸猪排”,但是比较有趣的是,这个微博号很少会夸奖自己的猪排的味道进行宣传,更多的是一种“通知”,大约内容就是哪天不开张告诉众多的食客们,不要大老远的来还扑了一个空。

上海爷叔阿姨们的精致讲究不一定在摆盘,有时更多的就是这份“当侬自家小囡”的人情味。

而城市的轨道一点点向前疾行,那些配着这年代感才对味的“烟火气”式微已经是必然。所谓烟火气,从来不是纸上情怀,而是用日常的温度,堆叠出的人情百态。然而,这种烟熏和这座城市文艺、高端、时尚范总是很难相融。

“在店里吃,没有以前在大排档里吃热闹。”老爷叔边吃着“高大上”的柴爿馄饨边说。“虽然那时候环境比较简陋,遇到下雨,棚子漏雨滴湿到了肩膀上。还有点挤,但生意一直挺好。”

“上海夜晚的魅力更多的是上海的魅力。”上海人王功鸣这样说道,“在上海,白天你能感觉到一个国际大都市的快节奏,到了夜晚,人们坐在一起,交朋友、聊天、看演出,或是一个人独饮一杯,都蛮好。”

衡山路酒吧一条街曾是上海著名的地标之一。这里的酒吧每天晚上都很热闹,很多出租车司机在这里等待客人。”出租车司机老陈说,2000年左右是衡山路最辉煌的时期,客人去任何一家酒吧,都要提前预订位子。生意火爆的时候,一些出租车司机为拉到生意,还要跟保安搞好关系。

曾经,伴随世博会举办、自贸区落地,浦东夜市开始崛起。特别在彭浦夜市关闭后,昌里路作为魔都最后一条众所周知的“黑暗料理街”,逍遥了吃货们无数个夏夜与冬日。那里的夜市太出名了,有名到大家只记得夜市,忘了昌里路白日里的光景;忘了它不只有小吃摊,其实卖什么的都有,从睡衣睡裤到武侠旧书,从手机壳到羊绒衫……。

如果说那些个草根夜市是野路子的夜间游击队,那么寿宁路夜市着实有些单纯,这条街是上海人对小龙虾最原始的回忆,100多米的小马路硬是塞了20多家龙虾店。随着店铺的集聚,逐渐在上海形成规模与名气。白天静悄悄,夜幕降临后满是吃客——这是寿宁路曾经的写照,鼎盛时期这里不少店铺在凌晨都要排队等座。

夜市的老板们,身在市井,个个却十分懂得规矩,这规矩让他们拎得清,准则的那条线他们分毫不去跨越。

3

夜·不夜

一个夜市的出现与消亡,就是一部城市区域扩张与商业繁荣的缩略史。

很多早期的“野生夜市”都源自学生的“刚需”和附近居民深夜无处安放的灵魂。大多数摊主都推着小车,在路灯下、人生道旁,四处“游击”。担心刮风下雨、担心来往车辆、担心城管检查……最担心的是夜市被彻底取缔。

他们的担心不无道理。最近几年,为了整顿市容市貌,解决夜市造成的噪声污染、污水横流、占道经营、食品卫生等诸多隐患,很多城市选择“一刀切”式管理,把大小规模的夜市统统取缔。稍微柔和一点的政策,是收编正军规,但这种模式的效果喜忧参半,成功和失败的概率几乎相等。

“招安”对于“黑暗料理”来说,或许是一个好的出路。然而,很多人之所以钟情于街头巷尾、市井里弄,是因为只有这个环境,才配得上他们想吃出点“境界”的企图。就像《人生一串》中所说的,没了烟火气,人生就是一段孤独的旅程。

在取缔之初引发一片惋惜之声的彭浦夜市,如今以另一种方式延续它的生命。

闻喜路的夜美食颇为冷清,而过去热闹非凡的临汾路如今更是在夜晚一片寂静。晚上10点半,过去临汾路沿街摆满摊位的现象全然不见,所有沿街的服装商铺早已关门,马路每隔半米就打上一个梅花桩,没有小摊贩、没有谈笑风生,安静得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在彭浦夜市的流动摊位被取缔后,谢老板和他“夫妻档甜品”也好像失去了生活的方向。被收归“夜市正规军”后,身份总算“合法”,不用提心吊胆做生意了,但谢老板苦笑着说“和过去在彭浦的租金零成本不同,这里必须每月支付4000元的租金,刚开始的时候这没有人气,一天的营业额只有20、30元,甚至开过0元的天窗,现在有点起色才走上正轨。

两年前,因为万镇路周边环境整顿,谈阿姨被迫带着“一家一档”转移到附近步行街市口的一家店面“东山再起”,总算“登堂入室”合法化了。“登堂入室”以后,接踵来而的是阿姨“老了”,味道变了……

衡山路酒吧一条街昔日的繁华已一去不返,唯有衡山路东西两端依托各自特色开始发展起来,呈现了“中间冷两头热”的新格局。在附近工作的曹小姐感慨良多:“我在这里上班十多年了,也算见证过这个片区酒吧生意的兴衰。刚毕业的时候,朋友们都打趣说我以后的夜生活要丰富很多了,但渐渐就明显感觉不一样了,生意慢慢清淡了,然后开始逐渐有酒吧关门。

今天的寿宁路与之前的“小龙虾一条街”相比,更安静、更干净,也更加注重食品安全;对于住在寿宁路上的居民来说,默默忍受了很多年的噪声、油烟、消防等隐患也一去不复返了。不过,繁华过后的寿宁路总是让有些人觉得遗憾,火爆的夜市与舒适的居住环境,这“鱼与熊掌”如何才能兼得呢?

4

市井

每一座城的夜市,见证了一代人的拼搏奋斗史,它也像一座金山,养活了数十万的家庭。年轻的时候就来到了这里,凭着年轻和一腔吃苦耐劳的热血,什么都干。就像上了链条的机器人不停运转。

谈阿姨爽朗的个性令食客们印象深刻,她退休前是食堂师傅,烧得一手好菜,特别是炸猪排、炸鸡翅、煎带鱼。炸猪排是最传统的上海做法,不像外面的加了很多面粉,所有猪排都是用有凹底的辣酱油瓶底敲出来的,刚出锅时,还能听到猪排表面热油气泡爆裂的嘶嘶声,色泽金黄,香气扑鼻,配上辣酱油,隔着手机屏幕口水都要流下来了,而且8元钱可以说是业界良心了。

“带头大姐”认真地讲述了她成功的诀窍,以“经常有同行让我去指导经验,其实我的猪排没有秘密”开头,详细介绍了她的猪排“炸猪排的油要干净,隔天的油坚决倒掉,否则会影响猪排口感”、“猪排坚持块头大分量足,让每个吃过的人都觉得8块钱物有所值”,着重强调了“每日要卖出1500块猪排,高峰时一晚要卖出3000块,经常有从川沙、嘉定赶来的食客,来回驱车五六十公里,就是为了买两块猪排”。

“你们要是看不惯我们这里都是手抓东西,就不要来吃,我做了这么多年了,都是这么过来的,每天反正就卖两大盘,不差那一两个人!”遇到挑剔的食客,卖烧烤的老板小哥也会忍不住怼起人来,他在夜市干了三四年,感觉比上班好,赚钱比上班多。但是好辛苦,每天被油烟呛到不行。

这个看似鱼龙混杂的圈子也有自己的江湖规矩,外人不知道可能就吃亏了。比如,说话的声音一定要大,要用吵架的力量来聊天。

大家以为逛夜市的人多,这里的

[1] [2]  下一页

最新上海酒吧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