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我爱酒吧 > 新闻资讯 > 正文

钢管舞者生存状况调查:酒吧跳舞带来的收入最多

发布日期:2018/2/4 20:08:22 浏览:907

酒吧钢管舞

钢管舞者

钢管舞者

透过落地的玻璃窗,细腻的汗味与喘息声从一群妙龄少女身上散满整个房间。低胸无袖T恤和短裤,让她们显得性感,但裸露肢体塑造的线条却并不色情,遍布大腿、小腿的淤青时不时会让人觉得有些心疼。而对于这群舞者而言,比起“偏见”,这满身瘀痕也许根本算不上伤痛。

不久前,济南姑娘何水清凭借一段充满民族风的《中国结》捧回钢管舞国际大赛(IDC)的冠军奖杯,再次引发人们对钢管舞的关注。

提起钢管舞,好多人似乎很容易把它与“低俗”画等号。钢管舞是外来项目,2006年由“中国钢管舞第一人”罗兰等人引进国内,历经十年发展始终背负着挥之不去的非议与偏见。

7月中旬,大众网记者寻访了济南近50位钢管舞者。在他们中间,有山东钢管舞第一人,有资深的钢管舞“国家队”队员,还有帅气英俊的大男孩,高端的白富美,以及稚气未脱的13岁的萌妹子。这些职业、半职业或者业余的钢管舞者,组成了小众的钢管舞阶层,游走在酒吧、商演、竞技赛场以及训练房之间,虽然仍然背负非议与质疑,他们却始终在努力用高雅和热情证明存在的价值。

在舞者眼中,眼前的道路光明却又很曲折,但是,在钢管上盘旋,却成为他们的“信仰”:不管外人见与不见,这种“信仰”始终在心灵深处……

舞者印象

山东钢管舞第一人

“有时候流言能把人淹没”,从顶着非议到被朋友认可用了三年。

朱小芹是山东省内最早开展钢管舞专业培训第一人,她开展钢管舞培训7年了,现在已经拥有多家培训连锁机构。7月17日下午,大众网记者在天马钢管舞培训学校见到朱小芹。

2007年,朱小芹从网上看到一段钢管舞表演秀后为之惊艳,于是专程到上海学习钢管舞。2008年,她回到济南,看到省内钢管舞行业几近空白的状态,决定开设钢管舞培训学校普及这项舞蹈。

“太难了,大家都不认可。”回忆创办学校之初,朱小芹记得遇到的第一件难事就是租房子,很多人一听要用来练钢管舞便一口回绝。有一家房东甚至问,“只要不干传销就可以,但你们干这个,是合法的吗?”这个疑问让朱小芹哭笑不得。

学校终于开张了,但流言才刚刚开始。朱小芹老家是临沂的,那里保守的乡亲和朋友都觉得朱小芹干的不是正当职业,她学坏了。直到半年后,学校走上正轨,朱小芹才第一次把母亲接到培训室。看到正规的训练环境和一群年轻女孩们的专注、投入,母亲终于认可。然而,其他人的偏见依然根深蒂固。朱小芹说,但凡有老乡来济南,她都主动帮忙买火车票,跑前跑后,把他们接到学校来坐会儿,只为了让他们更了解自己的行业。看到她的培训室,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明白钢管舞不是想象中的样子。

从顶着非议与偏见到逐渐被周边朋友认可,这段路,朱小芹走了整整三年。有时候流言能把人淹没,朱小芹说,没法形容那时候是如何扛过来的,如果不足够热爱,根本难以坚持。

资深“国家队”队员

“钢管舞撕不掉‘编制外’的标签”,培训学校收支平衡很艰难。

7月15日,大众网记者济南在飞皇钢管舞培训学校见到了资深教练魏红。她说,尽管与几年前相比,人们对钢管舞的误解正在慢慢减少,但是和爵士、肚皮舞、现代舞等舞蹈相比,学习钢管舞的人依然要小众得多。

魏红的另一个身份是中国钢管舞“国家队”队员。中国钢管舞“国家队”成立于2012年10月,至今身份尴尬。说是“国家队”,其实是由民间组建,并未得到官方的认可。也就是说,在国内的官方机构里,尚没有“钢管舞国家队”这个组织。

魏红说,中国钢管舞“国家队”当前的处境与钢管舞在我国仍然缺乏社会认同感有着直接关系。钢管舞起源于十九世纪末的美国,曾是一项民间舞蹈,随着二十世纪20年代美国经济萧条,钢管舞沦落为色情场所的娱乐表演。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钢管舞改头换面作为一项健身运动在西方流行开来。在我国,现在已经不乏钢管舞的培训机构,但因为民众对钢管舞“色情”的固有印象,仍然难以获得社会的广泛认可。

钢管舞撕不掉的“编制外”标签,也使得参与者只能在夹缝中求得更大的生存空间。不可否认的,确实有很多依靠演出“月薪数万”的舞者,但这部分群体数量很少。更多的钢管舞练习者,则需要通过从事其他工作来维持生计。说到这里,魏红有些焦虑,她说,她的培训学校一直处于艰难的收支平衡状态,只能通过偶尔的商演填补亏损,但同时,她仍想花更多的时间来训练学员的竞技水平,这彼此之间就是矛盾的纠结。

《钢管舞者生存状况调查:酒吧跳舞带来的收入最多》相关相似阅读参考资料:
男钢管舞者、最高龄钢管舞者、钢管舞者穿过膝靴、酒吧钢管舞表演脱、日本酒吧钢管舞表演脱、地下黑酒吧钢管舞表演、酒吧钢管舞、酒吧三点式钢管舞表演、上海钢管舞酒吧

最新新闻资讯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