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我爱酒吧 > 北京酒吧 > 正文

探访厦门同性恋酒吧(二):身体狂欢处or心灵避风坞?

发布日期:2020/7/5 10:31:21 浏览:462

再次进入明发广场,依旧有一种恍惚感,这种恍惚感一方面来自于这座夜生活迷宫的店铺庞杂和道路难辨,另一方面,则来自这里众多光怪陆离景象的铺天盖地和纷呈叠出。

同性恋酒吧而言,每多采访一个酒吧老板,就会触碰到一段十分不同的生命历程,每多到一家酒吧,就能看到更多众生相,关于明发同性恋酒吧的认知也会更新和修正。

到目前为止,明发广场仍在营业的同性恋酒吧一共有8家,其中假日、猎人、君尚、基地、后末(HOMO)是Gay吧,而堂口、419CLUB、出柜则是拉拉吧。而在明发广场之外,厦门只有浓情酒吧1家Gay吧仍在营业。

明发广场同性恋酒吧地图

地图制作by木木

1、堂口酒吧纯拉拉吧2、假日酒吧Gay吧

3、猎人酒吧Gay吧4、君尚酒吧Gay吧

5、419CLUB拉拉吧6、出柜酒吧拉拉吧

7、基地酒吧Gay吧8、后末酒吧Gay吧

这一次,笔者分别探访了Gay吧君尚和拉拉吧堂口,两个酒吧的老板子非和乐乐刚好在“形式婚姻”这个话题上有交集,又有着各自不同的观点和处理方式。

君尚酒吧子非:

“我现在处于形婚之中,儿子刚过一百天”

堂口的工作人员毛毛带我穿越明发广场中区的夜宵摊、拉客的酒吧仔、卖花的小女孩、无数小龙虾的残骸,在广场北部沿着下沉台阶缓缓而下就到了君尚酒吧,我们在酒吧入口廊道里见到了夏天。夏天是君尚酒吧的两个合伙人之一。

夏天穿着一件白衬衫,面相有点像体操奥运冠军杨威,我们面对面坐在酒吧门口的小圆桌上,在我跟他说明来意时,他脸上一直挂着尴尬的微笑。等我开始向夏天发问,他开始吞吞吐吐地说了几句,谈话对他来说显然是一件艰难的事情,不到一分钟后他就在面前挥了挥手:“哎呀,我不会说,还是让另一个合伙人跟你讲吧!”随后,夏天发了条微信,我安静地等了片刻,一个朴实的平头男子从酒吧里走了出来,夏天对我说:“就是他,让他跟你讲吧。”这个男子是子非。

子非是浙江湖州人,70后,他称自己是一个很保守的人,一直到27岁才明确自己的同性恋身份。19岁之前,子非的日子过得无忧无虑,可是在19到27岁之间他的生活过得很煎熬。那时候,子非周围的朋友都在谈论关于女人的话题,比如说哪个女孩子长得很好看,谁谁谁勾搭上哪个女孩子等等,但是,子非对这样的话题完全不感兴趣,朋友们在谈论时,他在旁边就像是一个局外人。

时间一年一年很快过去,身边朋友结婚的结婚,生小孩的生小孩,子非的父母对子非的催婚也开始越来越急。在这期间,他曾经跟两个女孩子谈过恋爱,甚至都到了送聘礼准备要订婚的地步,但是到后来都没有成。“第一是真的不喜欢,第二是觉得愧对人家女孩子,这样子可能会害了人家一辈子。我的第二个女朋友是上海人,我们都已经同床共枕了我却根本没有碰她,她当时可能觉得我蛮正人君子的。她家住在17楼,有一次我们去买菜,在电梯里她跟我说,我觉得我们跟其他的恋人不太一样。后来我回到家,想想还是算了,就对她说,我们就这样吧,我们就分手了。到现在我们还有联系,但是她还不知道我是个Gay。”子非说。

尽管自己有很多跟普通男性不尽相同的特征,但是,子非并不愿意相信自己是同性恋,在这期间他到处求证。有一次,子非在网上做了一个题目为“测了之后,你就知道自己是不是同性恋”的测试,他从头到尾地按照测试里的题目一道一道地回答,做到最后一题的时候,有一句话蹦出来了:“如果你从头到尾把这个测试里的题目做完,那就不用纠结了,你就是同性恋。”“现在想来也觉得好笑,我还那么认真一题一题地做,结果人家说,你就是同性恋。从那时候开始我明确地知道了我是谁。”子非说。那是2004年。

也是在那一年,子非在网易163的同城聊天室,找到了一个名为“同志,你好!”的房间,他取名为“浙江小伙”,用这个马甲,子非在这个聊天室里分别认识了一个北京网友和山东网友。子非和网友之间的聊天让他觉得特别放松,他第一次发现世界上还有跟自己一样的人,于是,他每天花大量的时间和网友煲电话粥。在心里压抑了二十多年,终于在和网友的聊天中得到了释放。“整个人是放空的,有一种特别舒服的感觉。”从此,子非进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他在湖州老家的一次酒局上认识了一位非常俊俏的小伙子,那是他的第一位同性伴侣。

然而,来自父母的压力一直挥之不去,一直以来性格隐忍的子非并不想让父母知道自己是同性恋,他想找个拉拉来进行形式婚姻,为父母编织一个善意的谎言。2014年,拉拉茉莉主动找到他提出要形婚。婚后,子非想要个小孩,茉莉并不想,子非也没有强求,虽然处于婚姻之中,两人各自都有伴侣,两人之间的交流也很少。去年,茉莉主动提出想要孩子,子非回去了一趟湖州,不久茉莉就怀孕了。子非拿出手机,给我看他儿子的照片,“他刚刚过一百天,那个拉拉每天都在发我儿子的照片,我把照片存在我手机里,每天看着也挺高兴的。”“我们可能会一直维持这样的一种关系,我们双方的父母都不知道我们是同性恋。”

我问子非,如果儿子长大以后问他,关于父母之间的关系,他会怎么回答。子非说,现在自己都不去想这个问题,现在社会已经这么开放,去年在台湾同性婚姻都已经获得法律认可,再过十几年,也许这就都不是什么问题了。“我和茉莉之间,除了没有性生活,其他方面的相处都还可以,我们还是可以成为老来伴的。”

子非和夏天很早就认识了,那时候一众朋友经常泡吧,后来夏天突发奇想想要尝试开一家酒吧。2015年,应夏天的邀请,子非来到厦门和夏天一起合伙开了君尚酒吧。当时明发广场生意最好的Gay吧是朝晖开的壮村酒吧,君尚酒吧开了以后,壮村酒吧的生意淡了不少。

“一开始那两个月,我们这里也没什么人,到后面就慢慢有很多人过这边来了。其实每个酒吧的项目都差不多,你请Go-Go演员来跳舞我也可以请,你有驻场歌手我也可以有,大家主要是看经营者的真诚和彼此交流时的融洽。”子非说。“在这个圈子里,大家本来就都不容易,也就没必要搞什么抢客人的,到后面,老板和顾客之间都成为了朋友。”

“做酒吧以来,这里有来自天南海北的朋友,有的经过厦门一定要来坐一坐,自己也觉得挺有成就感的。甚至有的顾客说,他是在飞机上碰到了一个朋友,经过那个朋友的介绍他才知道君尚的。到现在,我还不知道那个热心的朋友是谁。”

Gay和拉拉之间永远是个谜,都不喜欢互相理睬对方。壮村酒吧流失了一些Gay顾客,却涌进了更多的拉拉顾客,因为Gay和拉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到后来Gay反而不太喜欢再去壮村,再加上房东涨租,2017年,老板朝晖把壮村关了。因为君尚的到来,对壮村的最后闭店起了间接的作用,所以,两家酒吧老板的内心多少有点疙瘩。

由于对同性恋酒吧的热爱和不舍,2018年朝晖再次回到明发,开了后末酒吧,设备进行了全面升级。几天前,子非请来他的老乡——猎人酒吧的老板陈飞,为君尚进行灯光音响的全面升级,竣工那天,朝晖带着自己酒吧的工作人员一起来到君尚,和子非举杯共饮。

前两天早晨,子非在自己朋友圈发了一条信息“看一晚,睡不着。”附带一张图片,我点进去,图片上的标题是“离婚时男方如何争取抚养权”。

堂口酒吧乐乐:

“我是不大赞成形婚的,我觉得是应该坦诚。”

乐乐是堂口酒吧的老板,很多人都叫她乐乐姐,其实她并不大,今年也才30岁而已。乐乐不施粉黛,穿着一件灰色的T恤和一条白色球裤,脚上是一双白色球鞋。

我们在堂口酒吧的门口聊天,堂口酒吧门口左侧有一个四层的笼子,里面关着不知道是顾客还是酒吧里的几只猫。在我们交谈的时候,有一只白色的小狗在我们脚底钻来钻去,它是乐乐的宠物,名字叫小乐。

十二岁,乐乐就确定了自己的性取向,她对男孩子提不起任何兴趣,她可以跟男生像哥们一样交往,小时候玩弹珠,玩玩具车,但是只有看到女孩子才会有那种心动的感觉。十七八岁,她想要进一步明确,因此开始跟男生有交往,但是,她发现一旦到了准备有亲密行为的时候自己就会本能地排斥。

乐乐喜欢跳舞,大学放暑假时到舞蹈工作室参加舞蹈培训,认识了舞蹈老师Mary,两个人目光交汇之后,再经过几天里舞蹈时身体之间的频密接触,两人陷入了爱河。那是乐乐的第一段拉拉感情。

2008年,乐乐的伴侣是一个来自东北的娘T②花花,也因为花花的原因乐乐认识了朋友绿子,和花花分手之后,乐乐和绿子之间也失去了联系。2010年,绿子通过QQ联系上了乐乐,这时候的绿子在厦门开了一家会所,乐乐则在酒吧里当驻场舞者。

绿子有很多拉拉朋友,大家经常聚集在一块,乐乐几乎每次都参与其中,她们在会所谈天说地,完了之后还一起到各种酒吧、KTV玩耍,持续了整整两个月,几乎每一两天就会相聚一次。

此后,乐乐和绿子开始探讨,能不能开一家拉拉酒吧,把厦门的所有拉拉都聚集到一块来,在自己玩的同时也带动大家一起玩,既能认识更多朋友,又能赚钱,事情就这么开始了。经过一番张罗,堂口酒吧在一个小区里开业,这是厦门第一家拉拉吧,乐乐利用自己在酒吧驻场跳舞积攒下来的经验,用心地经营着堂口酒吧。

从此以后,身处厦门的拉拉终于有了一个属于自己圈子的酒吧,大家聚集在堂口谈天说地,互相情感问题。2012年,小区里的业主涨租,堂口搬到了明发,堂口开业至今已经8年,有一群拉拉朋友,每个星期都会到堂口来放松,久而久之她们和乐乐都成了朋友,圈子里也形成了一种“堂口情怀”,“有一次我在酒吧里泡茶,在国庆期间,有一个客人跟我说,我见过你,我跟我女朋友就是在堂口认识的,每一年的这一天我们都会回到堂口来。像这样的客人还有好几对。”乐乐说。

“还有的顾客突然消失几个月或者一年多了,然后也会突然间出现,联系到我,我说怎么消失了,有的说是去形婚了。有的因为各种原因失恋了,她会来到堂口诉苦,我们会开导她,劝她去把女朋友哄回来,当然有些情节比较严重、实在不合适的我们也会劝分。”

由于Gay和拉拉之间不同的特点,Gay吧和拉拉吧也呈现出十分不同的特点,相对来说,男性是更倾向于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在Gay吧,极富挑逗性的GoGo表演是贯穿每个星期的常设节目,而在拉拉吧,GoGo表演相对来说是小概率的事件,只有驻唱歌手是常设的。

“酒吧有很多种,我们把堂口定义为非传统的女性酒吧,我们关注更多的是思考、理解、陪伴和挑战现今社会中女性的情感生活。不管你对自己的性别认同是GirlWomanLady,还是Tomboy,抑或是H或者BI?也不管你的心仪对象是直男直女GayLes?情感问题永远是女人一生最大的难题。堂口期待更多的女性朋友能够真正地从内心探索自己,了解自己,冲破社会各界对自己的束缚。”

这样的理念,乐乐是从自己的亲身体会中总结得出的。乐乐家在翔安,自从大学跳舞时认识了Mary之后,都是带着女生回家,从来没有带过男生,父母当然不能接受。在闽南地区人们的传统观念里,只有儿女成家了,父母才觉得自己的完成责任了。此外,乐乐从小跟奶奶长大,父母亲在她小时候很忙,并没有多少亲近的时间,对于乐乐,父母亲心里多少有点亏欠感,甚至觉得乐乐之所以是一个拉拉,是因为他们关心不够导致的。

在爸妈面前,乐乐称花花为姐姐,她和花花每天都在一起,形影不离。有一年,乐乐的外公去世,母亲心情不好,她对乐乐说,如果你一直和姐姐整天在一起的话,你就根本没有办法找男朋友,乐乐说,她本来就没有打算要找男朋友,因为她本来就跟花花很好。从那一刻开始,乐乐向父母明确了自己鲜明的立场。

为了让父母能理解自己,乐乐一直在用心地铺路,她给父母讲述了很多关于拉拉圈子的的知识。“我会举例,比如说

[1] [2]  下一页

最新北京酒吧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